要求政府停止压制马来西亚人的声音

言出必行

我表达,故我在  

通过表达,我们和世界沟通,我们彼此了解。通过表达,我们获得愉悦、知识,发现新事物。通过表达,我们分享快乐、悲伤、治愈。通过表达我们寻求正义,我们创造自己想要的世界。

表达的能力受到限制时,会发生什么?当我们的选择和经历被审查、歌词被删除、电影被删减、故事被埋藏、艺术品被下架、新闻不再出版、网站无法访问时,当我们祖传的民间舞蹈突然被认为不妥当,我们画的壁画过于 “敏感 “时,会发生什么?

当我们不能自由地去思考、去感受、去表达自己的时候,我们是谁?

审查让我们沉默,让我们退缩,让我们害怕。它让我们害怕不同的想法和人,它阻止我们互相理解。 审查偷走了我们的疑问,我们的声音,我们的思想。它剥夺了我们向当权者问责的权利。它使暴力和不公得以发生。  

我们的欢乐被限制,我们的故事被禁止,我们的疑问被抹去。我们被沉默了。

但我们不必如此。 

拒绝沉默,要求我们自由表达的权利获得尊重。

拒绝 沉默

马来西亚

废除限制言论自由的法律

人人都有权在没有恐惧和不受干扰的情况下,寻求、接收并传递信息和观点。言论自由权对所有人的个人发展和尊严至关重要,对实现其他人权亦必不可少。

要求马来西亚政府废除限制言论自由的法律

《煽动法令 》—— 该法常被用来压制异议分子,特别是用以控制涉及种族、宗教和皇室的言论。政府仍致力于该法令,认为该法保护国家安全,确保公共秩序和道德标准,遏制诽谤行为。任何人一旦被判犯有煽动罪,可以被判处3年监禁,罚款5,000令吉,或两罚兼施。

《通信与多媒体法令》—— 该法管控通信和多媒体产业,但第233条将“性质淫秽、不雅、虚假、具有威胁性或攻击性”的网络内容列为非法。这一法律过于模糊不清,以致可被用来针对任何人,包括因为YouTube网站上的一则视频而被调查的黄明志(Namewee),以及一马案告密网站砂拉越报告(Sarawak Report)。

《影片审查法令 》—— 持有、传播或放映未经政府审查委员会(Board of Censors)批准的电影属于犯罪行为,最高可被处以30,000令吉的罚款及/或3年有期徒刑。尽管 Netflix一类所受限制较少,因为串流媒体服务不受该法约束,但电视、影院甚至是私人放映的内容,都必须事先得到该透明度低的审查委员会的批准。

《印刷及出版法令》—— 该法赋予内政部长绝对的自由裁量权,可颁发和吊销所有印刷媒体的许可证,让政府有巨大权力管制报纸和其他印刷媒体。

分享请愿书

所有
特别推荐
电视/电影
剧院
活动
图书
视觉艺术
媒体
音乐
mak yong-01

玛蓉舞

特别推荐

1998年,吉兰丹州正式禁止玛蓉舞、皮影戏、麦普特丽、默诺拉等传统表演,指这些民间艺术不符合伊斯兰教义。2019年,这些传统艺术获有条件解封——表演仍必须符合伊斯兰教义的要求和准则。这个限制遭到了艺术家群体的反对。

banglasia-01

电影《猛加拉杀手 2.0》

特别推荐

由黄明志自导自演的《猛加拉杀手》讲述几位不同种族的马来西亚人与一名孟加拉工人如何联手抵抗虚构敌人的入侵。即使作为喜剧,电检局指出其有超过31个有问题的场景。这部电影在小补拍与删减7个场景后,以《猛加拉杀手2.0》的名义,于2019年2月登上马来西亚大银幕。

denise-01

何韵诗演唱会

特别推荐

香港歌手何韵诗原计划2018年在马来西亚举办的演唱会,因签证被拒取消。 何韵诗引述当局说法称签证被拒是因为她支持同志社群,媒体采访匿名工作人员也称被拒与她LGBTI活动人士身份有关,当局发出的文件则只说:“ 相关演出者若在我国演出,可能会导致一些问题。”

faizal tahir-01

法依沙达希尔

特别推荐

2008年, 在八度空间现场演唱直播中,摇滚歌手法依沙达希尔(Faizal Tahir)把上衣脱下,露出了受超人启发的“ S”字徽章。 事后,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表示不满,并禁止依沙达和八度空间在三个月内进行任何现场直播。

zoolander-01

超级名模

特别推荐

由本•斯蒂勒(Ben Stiller)主演关于男模界的喜剧充满了引语,滑稽人物及荒谬的情节,其中还涉及暗杀马来西亚首相的剧情。 尽管剧中明显的幽默感和虚构首相存活的事实,这部2001年的电影仍被当地电影院禁播。

ahmad fuad

阿末欧曼 “到头来,即使是艺术也不重要” 画展

特别推荐

在2020年2月的“到头来,即使是艺术也不重要”展上,国家画廊把阿末欧曼(Ahmad Fuad Osma) 的4个艺术品下架。阿末对国家画廊发出公开信,质问此行为,获得近400名艺术家和艺术爱好者的支持。最终作品获准展出。

wall street-01

华尔街之狼

电视/电影

这部马丁•斯科塞斯 (Martin Scorsese) 在2013年执导的黑色喜剧讲述一名腐败华尔街交易员的故事。讽刺的是,该电影在本地禁播,原因是其电影使用了粗俗的语言,以及有性和毒品的场景。

hustlers-01

电影 《Hustlers》

电视/电影

被指充斥“淫秽内容”,好莱坞电影 Hustlers 在马来西亚被禁。对这部改编自纽约脱衣舞娘真实故事的电影,发出禁播令的大马电检局表示必须对剧烈的场景进行诸多删减,几乎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留下来。

daredevil-01

《夜魔侠》

电视/电影

2003年,由班•艾佛列克主演的盲人超级英雄的被禁,因为当局担心小孩们会崇拜一个以“魔鬼”为名的英雄。

New Village-01

《新村》

电视/电影

由黄巧力执导的《新村》是一部不带政治立场,讲述50万华人被迫大迁徙的历史故事,并以爱情为主轴的电影。虽然在2013年电检局一刀未剪批准放映,但因保守媒体指控该片歌颂共产党,而遭政府禁止上映。

muallaf-01

MUALLAF

电视/电影

Muallaf 讲述失去了母亲的两个巫裔姐妹逃离家暴后靠宗教的力量相互支持,来自华裔天主教家庭的老师被她们所感动。但穆斯林女孩剃光头的画面引起当地宗教司批评。在导演雅丝敏去世后,这部影片方被允许在马来西亚公开放映(部分对话被消声)。

dukun-01

电影 《Dukun》(2006)

电视/电影

由达因赛益执导的《Dukun》在遭禁约11年后终于在2018年4月上映。该电影讲述一名政治家被马来巫师谋杀的调查案件。电检局认为这部电影冒犯到涉案者的家人。据说Dukun的故事题材是基于Mona Fandey的真实案例。

power rangers-01

《金刚战士》

电视/电影

这部全球流行的儿童电视节目因为一个很简单的理由被停播:电影英文名中的“morphin”一词是吗啡的缩写,当局害怕该字会与鸦片“morphine”混淆。

komunis-01

《最后的共产党人》

电视/电影

《最后的共产党人》以马来西亚共产党总书记陈平的生平作为引子,探查其青年时期曾经驻留的乡镇。与电影《新村》一样,在电检局一刀未剪批准放映后,因保守团体抗议,而遭政府禁止上映。

Georgetown-01

《爱欲乔治市》

剧院

Sex in George Town《爱欲乔治市》讲述了10个与种族关系、种族主义、不忠等社会问题有关的故事。尽管没有实际的性爱场面,还是遭到保守团体抗议,剧组被迫把 ”Sex”从标题中删除。 后来政府执法单位陆续介入,最终在演出一天后取消后续演出计划。

streetcar-01

《欲望号街车》

剧院

这部1993年的戏剧因报章批评饰演丝黛拉(Stella)的穆斯林演员拉蒙娜•拉曼(Ramona Rahman)亲吻男演员的戏码,而遭吉隆坡市政局指示制片人删除多个场景,并禁止两人在舞台上亲密接触。 吉隆坡市政局还要求看所有完整表演的预览后才肯颁发许可证。

vagina monologue-01

《阴道独白》

剧院

2002年1月,马来西亚版的阴道独白首次演出就大获成功。然而吉隆坡市政局拒绝延长演出时间的申请。吉打州的一个保守团体向吉隆坡市政局投诉,批评该剧涉及性和伊斯兰。

kelantan banned-01

15岁以上女性禁止参与公众表演

剧院

1991年,吉兰丹州政府禁止15岁以上的穆斯林女性参加该州的艺术和文化表演。 根据当时在位的州务大臣聂阿兹之言: “女性参与文化表演是非伊斯兰的,应予以制止。”

election day-01

《选举日》

剧院

吉隆坡市政局拒绝向胡泽•苏莱曼(Huzir Sulaiman)的剧目《选举日》(Election Day)签发许可,除非其删除 Anwar Ibrahim、Hidup Mahathir 及 Guardian Pharmacy 等字眼。制片人遵循了这一要求,但在剧院外贴了一份原词及其替换词表。

refugee-01

甄山水的《难民照片集》

剧院

基于“让政府外交尴尬“的理由,这1980年关于越南难民的话剧被吉隆坡市政局拒绝表演许可。马来西亚曾因不公对待越南难民入境而饱受批评。该表演在1986年获准表演,并在吉隆坡和怡保顺利上演。

face of adversity-01

逆境中的勇气

活动

泰莱大学 (Taylor’s University) 学生曾计划在2017年展开《逆境中的勇气》LGBT的公共醒觉运动,但在伊斯兰保守团体抗议后被取消。 该大学发表了一份声明取消活动,并与该活动立场划清界限。

womens march-01

2019妇女节游行

活动

因在2019年的国际妇女节游行出现挺性少数(LGBTI)口号和彩虹旗,引来保守媒体和团体恶意攻击游行中的性少数群体,并企图妖魔化该游行。令人不安的是,政府没有捍卫言论自由,而是援引《煽动法令》调查了游行组织者。虽然最终没有提起诉讼,但事实证明,社运人士仍然在希盟政府下备受挑战。

seksualiti merdeka-01

性向自主节

活动

成立于2008年的性向自主Seksualiti Merdeka 节旨在庆祝性别多样性和性别权利。庆典通过放映会,戏剧,研讨会等推广LGBTI社群的接纳。2011年警方取缔了这个庆典并威胁要逮捕任何违反禁令的人。当局称这个节日“可能造成不和谐”,“扰乱社会秩序”等。

bersih-01

净选盟黄衣

活动

2015年净选盟4.0集会前夕,政府援引《印刷及出版法令》禁止一切黄色且写有Bersih 4的衣服。 在此之前净选盟已经制作和卖出了3万5千件 T-shirt,并筹集到了200万令吉 ——支持他们的群众并不理会禁令,仍然穿上印有“Bersih 4”字样的黄色衣服上街游行。2016年8月,上诉庭推翻了内政部下令禁止净选盟 T-shirt的命令。

Palm oil propaganda-01

“反棕榈油宣传活动”调查

活动

2019年,一所国际学校因举办了关于棕榈油负面影响的表演而遭教育部调查。教育部称学生参与活动违反了国家的政策,他们将认真对待这种“反棕榈油宣传活动”。调查最终在学校管理层道歉后取消。

k-01 -arumugam

《3月8日》

图书

K. Arumugam的著作《3月8日》主要描绘2001年甘榜美丹造成多人死伤的族群冲突事件。这本书被当局援引《印刷及出版法令》禁止。尽管作者入禀法院,强调著述目的是希望从历史中吸取教训,但法院维持了禁令。

breaking the silence-01

《打破沉默:中庸之声——宪制民主的伊斯兰》

图书

《打破沉默:中庸之声——宪制民主的伊斯兰》是一本由G25杰巫组织出版的文集。这本书被援引《印刷及出版法令》禁止,在法庭下令撤销禁令7个月后,这本书才最终在2019年12月解禁。

where did i come from-01

儿童性教育图画书

图书

2012年,儿童性教育图画书《Where did I come from?》被当局援引《印刷及出版法令》禁止。 出版传播该书的人将被处以最高2万令吉的罚款及最高三年监禁。

faisal tehrani-01

Faisal Tehrani的小说

图书

小说家Faisal Tehrani的7本小说被援引《印刷及出版法令》禁止,理由是这些小说涉及什叶派元素。 2018年,上诉法院推翻了其中4本书的禁令。 法官认为这4本书不会扰乱公共秩序也不会威胁安全。 但目前仍不清楚这七本书是否已经解禁。

ultraman-01

奥特曼漫画 (2014)

图书

2014年奥特曼漫画在马来西亚被禁,因为书中将“奥特曼超人王”(Ultraman King)称为“安拉”(Allah),当局称漫画内容含有“威胁公共安全的元素”。

rebirth book

《重生:改革,反抗,新马来西亚的希望》

图书

这本书汇集众多撰稿人关于2018年政府改朝换代的文章,在2020年初高调发布。发布之初,本书封面被指不尊重国徽,该封面基于一件2014年在吉隆坡艺术画廊中展示的作品。2020年政府换届后,《重生》成为众多新政府支持者举报的目标,继而导致该书被禁和查封,相关人士也受到了警方的调查。
封面再创作(非原物)

lego-01

恩尼斯的乐高脚塔车和乐高抢匪

视觉艺术

2013年,恩尼斯 (Ernest Zacharevic) 在新山画了两个乐高人物壁画, 一个是抢匪,另一个者拎着名牌皮包。显然,市议会对这城市高犯罪率的描绘不觉得有趣,并重新粉刷。

pang khee & nisha ayub-01

LGBTI社运分子肖像

视觉艺术

在2018年的乔治城嘉年华上,两名LGBTI社运分子Pang Khee Teik and Nisha Ayub的肖像被宗教部长强制要求取下,在媒体采访时他说:“我们不支持在马来西亚推广同志文化。”

zunar cartoon-01

祖纳的漫画

视觉艺术

自2009年以来,祖纳的漫画书不断被没收,被禁止销售。他的办公室被查抄,工作人员被骚扰。他的五部漫画作品被当时的政府以“扰乱公众秩序”的名义禁止。 2018年以前,他被援引《煽动法令》控告,被禁止出境,一度面临高达43年的牢狱。控罪最终在希盟政府下被撤销。

clown-01

法米惹札的纳吉小丑图

视觉艺术

2018年2月,社运艺术家法米惹札就前总理纳吉的丑闻将他描绘为小丑,他被判抵触《通信和多媒体法令》第233条,处以监禁一个月,并罚款3万令吉。2018年11月高等法院将其刑罚减为1万令吉的罚款,但他的定罪并没有被撤销。希盟政府曾暂停执行诸恶法如《通信和多媒体法令》第233条,但此后又撤销了该决定。

FD-01

媒体 《The Edge》

媒体

2015年《The Edge周刊》及《The Edge经济日报》因刊登前首相纳吉涉嫌挪用一马公司公款的报导,被内政部以 “危害或可能会危害公众秩序、安全”,“可能会危害公众与国家利益”为由,冻结出版许可证3个月,引发轩然大波 。The Edge媒体集团将此事带上法庭并最终胜诉,恢复出版。

sarawak report-01

《砂拉越报告》

媒体

《砂拉越报告》是以报导马来西亚砂拉越州新闻为主的独立网络媒体,由记者凯丽•鲁卡瑟•布郎所创,总部设在英国伦敦。2015年,因在网站上公佈1MDB稽查报告,《砂拉越报告》遭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以破坏国家稳定为由将其封锁。后在2018年被希盟政府解封。

insider-01

《大马局内人》

媒体

2016年,在对时任总理进行严厉报道之后《大马局内人》被政府封锁。 马来西亚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称其刊登的内容触犯《通信和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

yellow balloon-01

黄气球

媒体

在净选盟4.0大集会后,行为艺术家比尔奇思在纳吉夫妇出席的活动上从高空抛下数颗黄色气球,气球上印著“民主”、“公正”及“媒体自由”等。为此,比尔奇思被政府提告,在三年官司,两度被判无罪后,政府方在2018年放弃上诉,撤销控告。

black metal-01

重金属音乐

音乐

尽管政府在1986年对户外摇滚音乐会放宽了限制,但仍继续禁止重金属表演者。 当时的文化部长纳吉拉扎将这种音乐类型称为“撒旦式的逃避主义”。 据报道他说:“这种音乐的力度还可以帮助年轻人摆脱束缚,做一些超乎自己的规范和东方习俗的事情。 最终,年轻人将沉浸在声音中,变得狂乱,行为变得不端和不理智。”

kesha-01

凯莎 KESHA

音乐

2013年,因为“文化和宗教敏感”,“Tik tok” 之曲歌手在吉隆坡演出的前一天被政府拒绝了表演许可。即使凯莎同意为表演做出更改以安抚当局,但演出仍然不被允许。

paul's place-01

今年最后的威胁演唱会, PAUL’S PLACE

音乐

2005年,媒体对“黑金属音乐”的狂热不断,其中还编制了一些关于吸毒,热爱性爱及崇拜撒旦年轻人的故事。 这导致警察突袭吉隆坡独立音乐场所(Paul's Place)举办的除夕夜演出。 尽管没有一支乐队演奏这类的音乐类型,但近有400名参与者遭到拘留。

inul-01

伊努尔 达拉提斯塔

音乐

印尼的 “当嘟(Dangdut)女王” 分别在2005年与2007年的大马演出都高朋满座,但第三次的演出却被吉隆坡市政局告吹。在印尼宗教当局批评伊努尔的标志性舞蹈过于露骨之后,吉隆坡市政局撤回先前给予演唱会的批准。

kreator-01

造物主乐团

音乐

在资深德国金属乐团准备登台演出的几小时前,吉隆坡市政局称场地的许可证已过期,使该演出被迫取消。但是,主办单位把矛头指向宗教当局,声称是对公众对“黑金属表演”提出了投诉而导致演出取消。

lamb of god-01

上帝的羊羔

音乐

在金属乐队Metallica于独立广场完成演唱会的一个月后,金属乐队 “上帝的羊羔”却遭到截然不同的待遇。大马伊斯兰发展局反对该乐团,将其五人形容为符合邪恶灵性的“撒旦式“乐队,表示甚至连基督教徒都会认为是反神性的。

megadeth-01

大屠杀乐队

音乐

激流金属音乐的先驱大屠杀乐队(Megadeth)原定于2001年在马来西亚举办首场演出,但因政府审查当局不赞成其乐队的形象和音乐,并以逮捕为由威胁他们取消演出。 争议事发后,该乐队的音乐也从唱片店下架。

erykah badu-01

埃里卡•巴杜

音乐

在很多方面,这位灵魂/ R&B歌手鲜少会被认为是一位具有挑衅特色的艺人。正因当地报纸误用了一张她在脸上绘上真主(Allah)字眼的暂时性纹身的照片,导致巴杜在2012年的演出被政府禁止,因为当局认为身体艺术是一种“ 侮辱伊斯兰教和非常严重的罪行”。

swimsuit-01

泳衣与脱衣舞夜店

雪州州务大臣哈伦依德里斯曾在国家体育馆举行的环球小姐选美比赛中禁止泳衣。他还曾宣布禁止脱衣舞夜店的计划,尽管他立即澄清道:“我们不反对艺术家在夜总会表演中展示暴露的服装,对这些人来说,舞蹈是一门艺术。”

gta-01

电玩游戏侠盗猎车手(Grand Theft Auto)

第五款在世界各国都引发了公众争议。在马来西亚,当时的国会议员Reezal Merican Bin Naina Merican指该游戏涉嫌带有反伊斯兰元素而要求国会禁止该游戏及其他相关游戏。这位前副部长也因错误声称该游戏在美国和英国被禁止,而受广泛批评。

budaya kuning-01

黄色文化

在60年代,黄色文化常用于形容具有腐败影响的活动,譬如是脱衣舞秀(当时被容忍),摇滚音乐和呼啦圈。因肚皮舞出现在1962年独立日的庆典中,现已解散的马来组织 (Malay Shorthand Associationn) 是当时要求政府采取行动打击黄色文化的众多团体之一。

it gets better project-01

马来西亚会更好项目

2010年,由性向自主(Seksualiti Merdeka)主导的这项网路系列影片项目中,有不少LGBTI群体与支持者给予正面讯息。但是,在 “Saya Gay Saya Okay” 影片中发言的马来穆斯林男同志却遭到了上千则仇恨言论及个人威胁等的留言。

查看更多

抑制

1948年
殖民政府宣布马来亚进入紧急状态,以遏制日益高涨的独立运动。《煽动法令》出台,意在遏制日益强烈的反英国统治情绪。
1960年
马来亚紧急状态结束,但通过引入《内部安全法令》,《紧急条例法令》而得以延续。《紧急条例法令》允许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扣留任何人最长一年的时间。
1972年
《官方机密法令》通过。
1975年
教育部长马哈迪•莫哈末(Mahathir Mohamad)推动修改1971年《大专法令》,禁止学生参加政党、工会和学生团体联合会。
1978年
国会议员马克•古丁(Mark Koding)因在国会中主张不应允许使用方言的学校开办而被控违反《煽动法令》(后被定罪)。
1981年
吉兰丹州政府禁止传统舞蹈玛蓉舞(Mak Yong)的演出,声称该表演不符合伊斯兰教义。随后,州政府以同样的理由禁止了默诺拉(menora)、 皮影戏(wayang kulit)及麦普特(Main Puteri)等其他传统艺术。
1984年
《印刷机与出版法令》通过。
1987年
当局在茅草行动(Operation Lalang)中进行大规模镇压,逾百名政治人物和社运人士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逮捕.《星报》、《星洲日报》和《祖国报》的关停影响持久,削弱了未来数十年的媒体自由
1992年
资讯部长丹•斯里•莫哈末•拉末(Mohamed Rahmat)发布指令,禁止长发男性艺人在马来西亚广播电视台的节目中出现,并禁止电台播放他们的歌曲。摇滚组合“搜索”(Search)起初不服,但最终还是剪了头发。
1994年
民主行动党领袖林冠英(Lim Guan Eng)因为一本批评政府未对一名被指控法定强奸罪的巫统(UMNO)领袖提出起诉的小册子,被当局根据《煽动法令》及《印刷机与出版法令》判处入狱18个月。
1994年
讲述大屠杀的电影《辛德勒的名单》(Schindler’s List)被禁。
1996年
多媒体超级走廊(Multimedia Super Corridor)项目和《多媒体超级走廊保证书》(MSC Bill of Guarantees)同时推出,后者承诺不对互联网进行审查。
1996年
社运人士艾琳·费南德斯(Irene Fernandez)因她所在组织妇女力量的一份致政府的关于移民工人在拘留中心所受待遇的备忘录,被指“恶意发布虚假新闻”违反《印刷机和出版法令》。艾琳最终在13年后的2008年被宣布无罪释放。
1998年
《通信与多媒体法令》获得通过成为法律。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成立。该法令第233条将频繁被用于调查社交媒体帖文。
1998年
动画片《埃及王子》(The Prince of Egypt)因不明的“宗教和道德原因”被禁。
2001年
《名模大间谍》(Zoolander)被禁。这部喜剧片涉及刺杀“马来西亚首相”的阴谋。
2002年
《影片审查法令》通过。
2002年
吉隆坡市政局禁止当地制作《阴道独白》(The Vagina Monologues)的演出,尽管这已是该剧的第二度公演。
2003年
警方突击搜查网络媒体《当今大马》,没收了19台电脑后,使该组织的运作陷入瘫痪。巫统青年团(UMNO Youth)就一封读者来信将其与三K党相提并论一事向警方报案。
2003年
吉隆坡市政局禁止政治讽刺剧团Instant Café Theatre的演出,该剧团获得了首届博莱坞奖(Bolehwood Awards)的第二名。在公众的强烈抗议下,该决定被推翻,但吉隆坡市政局也成立了剧本审查委员会,负责审查未来的戏剧演出。
2004年
吉隆坡市政局拒绝向胡泽•苏莱曼(Huzir Sulaiman)的剧目《选举日》(Election Day)签发许可,除非其删除Anwar Ibrahim、Hidup Mahathir及 Guardian Pharmacy 等字眼。制片人遵循了这一要求,但在剧院外贴了一份原词及其替换词表。
2007年
部落客黄泉安(Jeff Ooi)和阿希鲁丁•阿旦(Ahirudin Attan)声称《新海峡时报》(New Straits Times)的编辑团队抄袭了他们的文章,并将该报形容为时任首相阿都拉•巴达威(Abdullah Badawi)的舆论导向专家,其后被该报起诉。
2009年
地区卫星电视频道卫视(Star World)在播放奥斯卡颁奖典礼时,把一名获奖者说出“同性恋”和“女同性恋”等字眼的音频删除了。
2011年
自2008年起每年举办的小型性权利庆典性向自主(Seksualiti Merdeka)被警察以“维持公共秩序”为由禁止主办。组织者在法庭挑战禁令,但未能成功。
2011年
《和平集会法令》通过。
2012年
马来西亚互联网站实行“黑屏”,以抗议《证据法令》第114A条的出台。
2014年
15人被控违反《煽动法令》,另外还有许多人受到调查,人数之多创历史新高。
2015年
在净选盟(Bersih)4.0集会的前夕,政府禁止任何人穿上“任何带有‘Bersih 4’字眼的黄衣”,但人们不甘示弱,集会吸引了20多万人参加。
2015年
举报网站砂拉越报告(Sarawak Report)在揭露了涉及一马公司丑闻(1MDB)的文件后,被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封杀。封杀行动一直持续到2018年政府换届前。
2015年
财经周刊《边缘》(The Edge)因报道一马公司丑闻而被停刊三个月,政府称其 “威胁了公共秩序”。
2015年
BFM电台的谈话节目主持人发布了一段视频,批评吉兰丹州引入伊斯兰刑法(hudud),之后收到了死亡威胁。
2016年
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因为当今大马(Malaysiakini) 的一段视频中介绍了一位批评时任首相纳吉•阿都拉萨(Najib Razak)的人而突击搜查了其办公室。
2016年
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关闭了新闻媒体《大马内幕者》(The Malaysian Insider),最终导致其倒闭。
2017年
人权组织社区传播中心(Pusat KOMAS)的丽娜・亨德里(Lena Hendry)因放映关于斯里兰卡内战的纪录片《无火区》(No Fire Zone)而被当局根据《影片审查法令》罚款一万令吉。
2017年
巫统青年团成员在槟城的展览上破坏艺术品,并与漫画家祖纳(Zunar)对峙。但遭《煽动法令》逮捕的人却是祖纳。
2017年
沙巴艺术团体“庞克摇滚舍”(Pangrok Sulap)的两件作品因被投诉政治内容过于挑衅而从展览中被移除。
2018年
在大选前几个月,政府通过了一项反假新闻法。据一名部长表示,该法将允许对传播坏消息的人采取行动。该法于2019年政府换届后被废除。
2018年
乔治市艺术节(George Town Festival)的组织者在接到一名部长的指示后,撤下了展览中的两名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者(LGBT)活动人士的肖像。
2019年
时隔28年,吉兰丹州政府解除了对玛蓉舞的禁令,但前提是表演必须遵循一套符合“伊斯兰教法”的准则。
2019年
警方引援《煽动法令》调查吉隆坡妇女游行组织者。
2019年
伊斯兰党青年团(Pas Youth)投诉剧目《性欲乔治市》(Sex in Georgetown City),导致主创人员要把标题中的“性”字改成“爱”。该剧后来还是被取消演出。
2020年
《当今大马》的主编颜重庆(Steven Gan)因读者的评论涉嫌藐视司法机关而被控藐视法庭。
1948
1960
1972
1975
1978
1981
1984
1987
1992
1994
1994
1996
1996
1998
1998
2001
2002
2002
2003
2003
2004
2007
2009
2011
2011
2012
2014
2015
2015
2015
2015
2016
2016
2017
2017
2017
2018
2018
2019
2019
2019
2020

限制言论自由的法律 

《通信与多媒体法令》

该法令主要规范通信网络和基础设施的使用,但第233条已成为监管互联网内容的默认法律。该法律界定了不当使用网络设施的罪行,涵盖“具有淫秽、不雅、虚假、威胁性或冒犯性质……”的内容。由于互联网上有大量信息,当局难以全部监控,因此在执行该法律时具有选择性,而且用来对付反对党、社运人士和普通社交媒体用户。

刑罚:最高可处以50,000令吉罚款或监禁一年,或两者兼施。如果在定罪后继续犯罪,则另处以每天1,000令吉的罚款。

著名案例:艺术家兼社运人士法米·惹札(Fahmi Reza)把前首相纳吉·阿都拉萨(Najib Razak)画成小丑形象,因张贴该标志性图像而被判处一个月监禁和30,000令吉罚款。经上诉后,罚款减至10,000令吉。

《印刷机与出版法令》

在现今这个智能手机和实时直播时代,《印刷机与出版法令》似乎是过去时代的遗物,政府当时对报纸的监管是控制民意的有效工具。该法律至今仍然生效,使印刷媒体机构很容易被撤销出版许可,结果造就了自我审查的氛围。

刑罚:最长3年监禁或20,000令吉罚款,或两者兼施。

著名案例:尽管该法通常被用于监管报纸,但政府在2015年却用来禁止带有“Bersih”字眼的黄色T恤。

《煽动法令》

这条恶名昭彰的法律最初由英国殖民政府于1948年颁布,意在遏制反殖民统治的声音,但在马来西亚独立60年后仍被用为镇压不同政见的工具。《煽动法令》不需要证明意图,还授权警方可在没有逮捕令的情况下拘捕任何人。

刑罚:初犯者可处以最高5,000令吉的罚款或3年监禁,或两者兼施,再犯者可处以最高5年监禁。任何人若持有被视为具煽动性的出版物,将面临最高2,000令吉的罚款或最多18个月的监禁,或两者兼施。屡犯者最高可判处3年监禁。

著名案例:祖纳(Zunar)因所画的政治漫画而面临多项调查,但让他受到9项煽动罪指控并面临最长43年监禁的,是他在2015年针对当时的反对派领导人安华·依布拉欣(Anwar Ibrahim)受审被判有罪而发的推文。该案于2018年政府换届后被撤销。

《影片审查法令》

在YouTube和TikTok盛行的时代,《影片审查法令》与《印刷机与出版法令》一样,似乎是过去时期的遗物,但它仍是控制言论和流行文化的有用工具。那些公开放映的本地作品和电影仍然受到该法律的支配,而且,此法律亦赋予了通讯部长任命审查委员会成员的绝对权力。

刑罚:最长3年监禁或30,000令吉罚款,或两者兼施。

著名案例:丽娜·亨德里(Lena Hendry)因在2013年组织纪录片《无火区:斯里兰卡杀戮战场》的放映,在经过4年多的法庭诉讼后最终被罚款10,000令吉。

其他

《刑事法典》界定了谋杀和武装抢劫等大部分主要的刑事罪行,但第298条和第298A条将冒犯任何宗教的言论列为罪行。该法律的解释极其宽泛,使其易遭滥用。2015年,新闻媒体BFM的一位主持人因为一段视频而受到调查。在视频中,她批评吉兰丹州对伊斯兰刑法的拟议修正案,而《当今大马》则在2012年因其发布的一封读者来信而遭调查。

刑罚:最长5年监禁

著名案例:音乐人黄明志(Namewee)因2018年发布的贺岁音乐短片《狗一样》而被调查,并遭扣留一夜。在短片中,表演者戴着狗面具在布城跳舞。

政府在2011年以民主改革之名推出《和平集会法令》,但却遭到抗议,包括:律师公会举行示威活动,以及反对派在议会退席。该法律对街头抗议施加重大限制,并仅允许在体育场馆和公共礼堂等指定场所集会。而且,该法律要求集会者提前10天(已更改为5天)发出通知。

刑罚:最高可处以10,000令吉罚款。

著名案例:雪兰莪州立法议会时任议员聂纳兹米·聂阿末(Nik Nazmi Nik Ahmad)不仅是当局根据《和平集会法令》指控的第一人,还因同一罪状被指控两次,涉及他在2013年的选举后组织“黑色505”大规模抗议活动。在上诉法院宣布法律的一部分违宪之后,政府再次指控聂纳兹米。他最终被罚款1,500令吉,但就前总检察长“恶意提控”一案胜诉。

虽然《官方机密法令》是马来西亚另一条源于英国的法律,但在马来西亚独立很久后的1972年才通过。该法律被用于隐藏各种内容,从性犯罪统计数据到警察总长的常规命令,后者详细说明了如何进行逮捕,拘留者待遇以及警察使用武器的方式和时间。该法律还允许在没有逮捕令的情况下进行拘捕,并将举证责任从控方转移到被告身上。

刑罚:虽然《官方机密法令》规定从事间谍活动者可被处以终身监禁,但在该法律之下,大多数罪行的刑罚是最长7年监禁。

著名案例:从1997年到2005年,空气污染指数(API)在《官方机密法令》下属于机密信息。当时马来西亚正面临多次严重的跨境雾霾危机,马来西亚人却无权知道他们呼吸的空气质量,因为政府担心这会“吓跑游客”。

2012年颁布的该条法律将“有害议会民主的活动”列为罪行,但讽刺的是,近年来该条法律主要用来打击那些对于民主发展不可或缺的要素,例如抗议和反对派活动。

刑罚:最长20年监禁

著名案例:2015年,17名抗议者在议会外针对时任首相纳吉·阿都拉萨进行示威之后,被当局根据该条法律逮捕并受到调查,他们几乎全是学生。警方称:“通过街头示威来强迫某人辞职是违法行为。”

“阻碍任何公职人员履行职责”的定义非常广泛,使当局可用该条法律来对付那些拒绝遵守行动管制令或仅仅质疑当局行为的人。例如,2019年,一名男子因为地方议会官员对待流浪狗的方式而与他们对质,结果被当局指控违反该法律。

刑罚:最长两年监禁或10,000令吉罚款,或两者兼施

著名案例:2016年,一场为跨性别女性筹款的晚宴举行期间遭到突击搜查,律师西蒂·卡欣(Siti Kasim)要求宗教当局出示搜查令,其后,她被指控违反了这条法律。

任何人若制造、发表或散布任何陈述、谣言或报告,企图或有可能引起公众或任何一类的公众人士恐惧或惊慌,其中任何人可能被诱使犯罪。

刑罚:最长两年监禁及/或金额不详的罚款

著名案例:部长依斯迈·沙比里(Ismail Sabri)呼吁马来人抵制不降低商品价格的中国商人,其后于2015年被当局根据这条法律调查。

任何人若蓄意侮辱并因此而挑衅任何人,企图或明知这种挑衅行为可能使他人破坏公共秩序或犯其他任何罪行,可被处以监禁(刑期可长至两年)或被罚款,或两者兼施。

刑罚:最长两年监禁及/或金额不详的罚款

著名案例:学生黄彦铬(Wong Yan Ke)在抗议马来亚大学校长参与马来人尊严大会后,于2019年被指控违反这条法律。

当纳吉政府引入这条法律时,马来西亚的互联网用户开始“黑屏”抗议。该法律假定一个人应对其网站上的所有内容负责,包括部落格或社交媒体上的评论。举证责任由被告承担,而被告必须证明他们没有发布所述内容。

刑罚:第114A条不是惩罚性法律,而是允许在涉及网上内容的案件中作出推定。

著名案例:控方在2020年《当今大马》藐视法庭一案中引用了该法律,将读者评论涉及的责任归咎于出版商。

这条措辞含糊的行政法令在2020年突然引起注意,当时一位部长无意中提到国际新闻媒体半岛电视台未经许可拍摄一事违反了该法律,并声称这也适用于社交媒体发布的内容。政府后来改变说法,但是该法律被任意使用来压制批评的问题仍然构成威胁。

刑罚:最高50,000令吉罚款及/或最长两年监禁。

著名案例:在播放了有关COVID-19封锁下马来西亚如何对待移工的报道后,新闻机构半岛电视台被援引此法调查。

该条法律将辱骂性或侮辱性的言论或行为列为罪行,但也已被用来打压合法抗议或对公众人物的批评。

刑罚:最高100令吉罚款

著名案例:社运人士比尔奇思·希贾斯(Bilqis Hijjas)在时任首相纳吉·阿都拉萨参加的一场活动中,投掷带有“民主”和“正义”等字眼的黄色气球。她被有关的法院诉讼困扰3年,直到政府更迭后,控方才放弃反复进行的上诉。

尽管这条允许未经审判情况下无限期拘留任何人的法律在2012年被废除,但取代其的《国家安全罪行(特殊措施)法令》秉承了该法律的精神。《内部安全法令》是1948年引入的殖民时代法律的延续,并在马来西亚人中灌输了恐惧和自我审查的文化。

刑罚:任何人可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被拘留长达两年,而且拘留期限可以被无限期延长。

著名案例:据称是激进组织成员的三苏丁·本·苏莱曼(Shamsudin Bin Sulaiman)在根据《内部安全法令》下被单独监禁了8年,后于2010年获释。他从未在法庭受审。

当局称有必要用这条法律取代《内部安全法令》来打击与恐怖主义有关的犯罪,但该法律也被用来对付政治反对派,最著名的案例是时任净选盟主席的玛丽亚陈(Maria Chin),她曾被蒙住双眼和关押在一个秘密地点。

刑罚:与《内部安全法令》一样,该法律允许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拘留任何人,并授权警方在头48小时将嫌疑人关押,使其与外界隔绝,不许与律师和家人联系。警方可将拘留期限延长至28天。

著名案例:前巫统领导人凯鲁丁·阿布·哈山(Khairuddin Abu Hassan)和他的律师郑文杰(Matthias Chang)在报警指控一马公司的不当行为后,于2016年被当局根据《安全罪行(特殊措施)法令》逮捕,但法院最终拒绝在该案中引用该法律,因为法院认为有关破坏金融机构的指控不属于《国家安全罪行(特殊措施)法令》下的罪名。

国家义务 

马来西亚联邦宪法 第十条:言论、集会与结社自由

10(1) 受限于10(2)、10(3)、10(4):

1.1 每个公民皆言论和表达的权利;

1.2  所有公民皆有权在非武装的情况和平集会;

1.3  所有公民皆有结社的权利。

马来西亚公民的这些权利受到联邦宪法这一国家最高法律的保障。然而,各种剥夺这一基本权利的法令仍然在马来西亚的各种法律之中,政府继续利用这些法令来压制我们的声音,制造寒蝉效应。

(联邦宪法全文)

国际人权法

世界人权宣言 第十九条

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第十九条

一、人人有保持意见不受干预之权利

二、人人有发表自由之权利;此种权利包括以语言、文字或出版物、艺术或自己选择之其他方式,不分国界,寻求、接受及传播各种消息及思想之自由。

三、本条第二项所载权利之行使,附有特别责任及义务,故得予以某种限制,但此种限制以经法律规定,且为下列各项所必要者为限

() 尊重他人权利或名誉;

) 保障国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卫生或风化。

东盟人权宣言

亚洲没有一个常设的区域人权机构。然而,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的10个国家在2009年10月23日第15届东盟首脑会议期间正式成立了东盟政府间人权委员会(AICHR)。东盟还通过了《东盟人权宣言》,保障言论自由如下:

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 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通过口头、书面或其他所选择的任何媒介寻求、接受和传递信息与思想的自由。

国际特赦组织马来西亚分会建议马来西亚政府:

·       废除1948年制定的《煽动法令》,并废除或修订其他任意限制言论自由的法律,包括《通讯和多媒体法令》和《印刷机与出版法令》,以确保这些法律符合国际人权法和标准。

·      尽快在法律、政策和实践中批准和执行《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其他人权条约。

·      审查或修订《和平集会法令》、《刑事法典》和其他施加过度限制的法律,以使和平抗议活动不受任意限制。

·     促进马来西亚全体人民在不受歧视的情况下行使和平集会的权利。

实例探究

所有
黑金属恐慌
黄明志的作品《我爱我的国家》
法米•惹札的纳吉小丑图
涉及LGBT的审查
black metal-01

黑金属恐慌

事情始于2001年,当时一些耸人听闻的媒体报道,称马来西亚年轻的黑金属乐迷沉迷于膜拜撒旦的仪式,如喝羊血、撕毁《古兰经》、穿着带有神秘符号的T恤等。当局因此开始采取执法行动,出台了各项决策,恣意限制言论自由和审查青年文化。 多年来,“黑金属”成了当局镇压年轻人的借口,有时是因为他们的穿着打扮,有时是因为他们喜欢某种音乐。在吉打州(Kedah),政府夸口说拘留了约700名青少年,其中大部分是学生。不少人被脱衣搜身,以检查他们是否有纹身、戴有倒挂的十字架或其他怀疑是“黑金属”的标记。“黑金属”成了一个统称,用来指任何反体制的行为。某些艺术家的音乐被禁止在商店售卖,而电台则被下令减少播放重金属音乐。当地独立音乐人的演出成了突击搜查的目标,此外,外国艺术家申请许可证时需要提交他们的表演片段。

2006年新年前夕,警方突袭了吉隆坡独立音乐场馆保罗音乐窝(Paul’s Place),有几支乐队当时原定在这里演出。近400名乐迷被拘捕,被扣押了一夜,并须接受毒品测试。第二天,乐迷们就拘捕行动作出了回应。他们联同人权律师及非政府组织举行了一场新闻发布会,以澄清官方媒体一再重复的警方对于事件的说法。店主保罗•米洛(Paul Millot)后被控违反许可证相关规定,但在法院判定警方于突袭行动中越权后,这些指控被推翻。到了今日,黑金属音乐已经不在政府的监视范围内,但仍会引发宗教当局的反应。2019年,马来西亚基督教协进会(Council of Churches of Malaysia)成功让政府叫停了新加坡黑金属乐队Devouror的一场演唱会。

negarakuku_02

黄明志的作品《我爱我的国家》

2007年,当时在台湾留学的黄明志于YouTube上发布了一条将国歌改编成评论国家政治的说唱视频。他的歌曲在国内引发了一些人的愤怒反应,包括暴力威胁和要求褫夺他的公民身份。内阁、国会和媒体都审议了该视频,由此而开启了马来西亚开关于言论自由的讨论。不过,由于内政部长下封口令,禁止所有主流媒体报道这一问题,讨论仅昙花一现。黄最终道歉,并将片段从Youtube上删除。警方根据《煽动法令》对他进行了调查,但从未起诉他。

在《我爱我的国家》后,黄继续践行自己的言论自由权。2011年,他的电影《辣死你妈》(Nasi Lemak 2.0)获准上映并成为票房大热,但极具影响力的马来文日报《马来西亚先锋报》(Utusan Malaysia)称这部电影侮辱了伊斯兰教和马来族。2018年,黄因为自己的歌曲《狗一样》(Like A Dog)被拘捕并被扣留了4日。在歌曲MV中,舞者们戴着狗面具在布城(Putrajaya)表演。他2019年的电影《猛加拉杀手》(Banglasia)最初拍摄于2013年,但电检局对其中31个场景有异议,包括有关马来西亚对LGBT表示支持的刻画。审查人员亦称该片挖苦了国家安全部队,因此禁止该片上映。经过多次上诉,并同意删减和重拍7个场景后,该影片的新版本在马来西亚各地的电影院上映。尽管黄被多次调查和拘捕,但当局从未成功指控他违反任何法律。

clown-01

法米•惹札的纳吉小丑图

符号具有力量,而讽刺作品可以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抗议工具。艺术家兼社运人士法米惹札(Fahmi Reza)在2016年绘画有关时任首相纳吉•阿都拉萨(Najib Razak)的图像时便充分利用了二者,将首相刻画成了一个可怕的小丑。这张图像很快被分享到了网上,7月,他被控“伤害他人的感情”,触犯了《通信和多媒体法令》第233A条。这名艺术家因出售印有纳吉小丑图的T恤被当局以《煽动法令》再次拘捕,但警方在审问后没有对他提出起诉。其后,法米针对《煽动法令》的合宪性提出法律挑战,争取撤销对他的指控。他寻求公众支持,并成功在24小时内筹得超过30,000令吉,作为他的法律辩护基金。

2017年,法米获得高等法院的许可,对《煽动法令》的合宪性提出法律挑战,以推翻对他的指控。然而,联邦法院稍后驳回了这一请求,允许地方法院继续审理法米的案件。2018年2月,法院裁决他罪名成立,并判处他监禁一个月和罚款30,000令吉。在上诉后,高等法院对他进行了减刑,撤销了监禁的刑罚,并将他的罚款减至10,000令吉。然而,尽管政府换届,纳吉下台,负责此案的检察官仍向上诉法院提出上诉,要求加重处罚。不过,在公众的强烈抗议下,上诉被撤销,但法米仍然被判违反了《煽动法令》。

seksualiti merdeka-01

涉及LGBT的审查

2000年代末,当局对“黑金属”音乐的打击力度日渐减弱,但却将目光转向了LGBT群体。警方先发制人地禁止了预计于2011年在吉隆坡举行的第三届年度性向自主节(Seksualiti Merdeka),哪怕该庆典已在没有发生任何事故的情况下举办了两届。这一年一度的性权利节包含了各种特色活动,包括讲座、研讨会、戏剧、音乐表演以及电影放映,但警方认为这是“离经叛道的活动,可能破坏宗教自由、造成不和、敌意和扰乱公共秩序”。性向自主节组织委员会曾试图通过法院诉讼推翻警方禁止性向自主节的决定,但未能成功。2013年,上诉法院维持了高等法院早先的裁决,认为警方在禁止该活动中的行为合法。警方称,马来西亚的法律不承认任何可能破坏宗教自由、造成不和、敌意和扰乱公共秩序以及威胁国家安全的离经叛道活动。

在性向自主节被禁后,政府和保守派团体开始积极针对LGBT群体,限制其言论自由。由于政府不满女神卡卡(Lady Gaga)在《天生如此》(Born This Way)中对LGBT表达支持的歌词,她一场原定举行的音乐会被取消,不过,伊斯兰党青年团(Pas Youth)的抗议未能阻止艾尔顿•约翰(Elton John)在2011和2012年的两场音乐会进行。YouTube一个旨在给马来西亚同性恋带来希望、名为“会好起来”(It Gets Better)的视频系列充斥了大量负面评论,其中一名在视频中说“我是同性恋,我没事”(Saya gay, saya okay)的马来穆斯林男同性恋者收到了暴力和死亡威胁。审查人员也开始删除被认为是对LGBT友好的内容,这种做法一直延续至今。2010年,电检局公布了一项指导方针,允许在银幕上刻画LGBT的角色,只要他们在片中“忏悔”或死亡。2017年,以LGBT为题材的越南电影《你是天堂,爱是地狱》(Lost In Paradise)在槟城放映时被内政部叫停。同年,审查人员试图阻止迪士尼电影《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在影院上映,原因是片中出现了“同性恋场景”,但公众的批评使得这部电影在未被删减的情况下获准放映。2018年,政府要求一个展览移除LGBT社运分子Pang Khee Teik和Nisha Ayub的肖像,并以“LGBT仍然是不可接受且不能被推广”为由为其决定辩护。

查看更多

影片

用你的力量